小v视频app污下载

十大黄ios软件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慕容飞雪挨了两道浮梦扇的鞭子,一见梅开芍的长鞭冲自己飞来,顿时吓白了脸色。勾皮入骨之痛,浮梦扇造成的伤口,可不是普通的冷兵器可比拟的。

慕容寒冰一个侧身,两指捏住了飞越身侧的长鞭。

梅开芍手腕用力,长鞭脱离他的钳制,在半空中蜷缩成圈。只听见轻微一响,长鞭缩了回去,变成了一把扇子。

她脚尖触地,轻轻一点,退后几步,单手上扬,煽动风团。

这一次的风团要比先前的猛烈,大风刮倒黑幡,灭了一室烛光。

‘砰’!

黑暗中传来一声闷响。

“二师兄……救我。”慕容飞雪趴在地上,后背撞中了坚硬的岩壁,哽了半晌才回过神来向慕容寒冰求救。

前方一片黑暗,慕容飞雪依稀可见两抹身影纠缠在一起,但分不清谁是谁。脸上,身上,耳边,全是呼啸而来的风。

那风像是利刃,硬生生的刮在她身上,似要将她凌迟处死。切肤之痛,痛楚渐渐侵蚀她的神经,简直生不如死。

慕容寒冰恍若未闻,他血红的双眸在黑暗中显得格外醒目。梅开芍招招狠厉,他要把控尺度,不能伤了她。

花儿的笑颜让人感受清新

梅开芍想要跳出慕容寒冰的防御范围,绕到慕容飞雪的身边去。可是慕容寒冰似是看穿了她的心思,极力挡在面前缠着她,不让她靠过去半分。

“慕容寒冰,我今日即便是拼上这条命,也要杀了慕容飞雪!”梅开芍武气全开,一层淡淡的紫色笼罩住她全身。

她马丁一媚想要谁死,还没有人可以活到三更!

周围的风像是受到了某种力量的鼓动,发出震耳欲聋的叫声。密室的岩壁崩裂,簌簌落下石砾。

慕容寒冰眸光微闪,低吼道:“芍儿,住手!”

强行驱动武气,武气逆行,便是入魔。

梅开芍体内武气暴增,她忍住喉间的腥甜。余光一瞥,嘴角扬起一抹微笑,直冲慕容寒冰而去。

却在距离慕容寒冰一步之遥,梅开芍手中的浮梦扇惊险地划过他的面门。甩手,浮梦扇脱离掌心,在半空中改了一个方向,径直地飞向慕容飞雪。

慕容飞雪感觉到有危险临近,她爬起来,身形未站稳,黑暗之中寒光一闪。刀锋从眼前掠过,割断了扬起的鬓发。

嗡的一声长鸣,浮梦扇插入慕容飞雪身侧的岩壁。

慕容飞雪连连后退几步,刚想要移动,却发现红光一闪,整个人动弹不得。

这时,梅开芍旋身,抬起腿踹向慕容寒冰。武气对抗变成近身肉搏战,他眸底一惊,顾不上身后的慕容飞雪,避开她的攻击。

梅开芍一脚踹向慕容寒冰挡在身前的手臂,借力窜了出去,在半空中转了一个圈,平稳落在他的身后。

紧接着,她转手一掌,拍向胸口,一口鲜血喷洒上咒圈,血咒红光一闪,阵活了。

慕容飞雪杏目圆睁,被一股大力硬生生地往下扯,双膝重重地跪倒在地。红光像血流般蔓延上她的身体,身体犹如灌入了膨化气体,四分五裂的涨疼。

以心血作引,血咒阵起,夺命魂。

梅开芍抹掉嘴角的血迹,腰部挺直的站起来。她望着痛苦挣扎的慕容飞雪,手一扬,插在岩壁上的浮梦扇‘嗖’的一声飞回手中,刀锋浸染少许的血迹。

不出半个时辰,慕容飞雪便会化作一滩血水,与血咒阵一同消失。

“二师兄,快杀了梅开芍那个贱人……”死亡的蔓延上心头,慕容飞雪将最会的希望寄托在慕容寒冰身上,希望他会念在师出同门的份上,救她一命。

修炼血咒阵本就是一件冒险的事情,慕容飞雪知晓其中的厉害,所以愈加恐惧。

血咒阵的红光照亮了整间密室,慕容飞雪苍白的脸色映着闪耀的红光,显得更加阴森恐怖。

慕容寒冰只是微微皱皱眉,目光转向笼罩在黑暗中的梅开芍,眼底闪烁未名的光芒。

慕容飞雪无比绝望,她心如死灰。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爱了十多年的男人,大湟朝至高无上的君王,神魔界的魔君。

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。付之东流的真心,绝望的痛彻心扉也不过如此。

呵,她心念念对他的好,终究抵不过梅开芍一个回眸。

慕容飞雪露出一抹苍白的笑意,她深深的看着那个俊逸无双的男人,笑出了眼泪:“二师兄,好狠的心。”

爱有多深,恨便有几分。

慕容飞雪发出凄厉的惨叫,她的身体渐渐变得透明。

梅开芍收回目光,她抱着云稚,果断的转身离开。在经过血咒阵边缘时,云稚的身体突然燃起一道金光。

她顿住脚步,视线猛地看向慕容飞雪,却见

她望着自己,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。

梅开芍拧眉,忽然甩出长鞭,刺穿慕容飞雪的腹部。一勾,长鞭卷出一枚银色的珠子飞回掌心。她一个飞身,消失在密室。

慕容飞雪震惊地看着梅开芍,瞪大的眼眸缓缓垂下,盯着腹部的窟窿。

这时,一道黑影窜过,落在慕容寒冰的脚边。

“主上,要不要派人跟随?”暗一拱手,面不改色的瞥了一眼模样惨烈的慕容飞雪,继续低头等待命令。

“让她走。”慕容寒冰冷漠的下完命令,冰冷的目光看向快要化成一滩血水的慕容飞雪,淡淡道,“今后,朕欠们慕容一族的恩情,便是还了。”

“不!”慕容飞雪临死竭尽全力大喊,“梅开芍,我以命相抵,咒有始无终!”

一道撕心裂肺的声音伴随血咒阵的红光幻灭,密室恢复寂静黑暗。

“暗一。”慕容寒冰走出冷宫的殿门,沉声道,“烧了。”

“是。”暗一应声,身影消失。

后半夜,皇宫的西南角,火光漫天,残破的冷宫终化为灰烬。

梅开芍一路畅通无阻的离开皇宫,来到了龙门赌场。

逍遥枫收到属下传上来的消息,立即丢下开了一半的赌局,脚步匆忙地推开眼前的门。

“大哥……”梅开芍抬眸,见到逍遥枫俊逸的熟悉面庞,心中的警惕散去。精神一松,摇摇晃晃的站起来,倏地倒了下去。

逍遥枫眼疾手快地接住她下坠的身体,沉声吩咐:“快去请神医。”

梅开芍睡得浑浑噩噩,耳边时不时的传来关切的询问声。

“武气逆流,乃是入魔的征兆。此次万幸,莫要再有下次,纵使华佗在世,未必救得了她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那人似是叹看了一口气,“那只妖鹿如何了?”

周围忽然陷入了沉寂,随即是窸窸窣窣的关门声。

妖鹿……云稚?

梅开芍猛地睁开眼睛,看见一张脸近在咫尺,她下意识地抬手化作手刀,劈了过去。

那人往后一仰,一手擒住她的手:“开芍,是我。”

听到熟悉的声音,梅开芍愕然,歉意地收回手,“抱歉,我以为有人欲行刺。”

她未能及时从昨夜的处境中走出来,向来警惕惯了,入睡时容不得生人近身。

“开芍,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逍遥枫看着眼前面色苍白的女子,心一阵抽疼。

梅开芍摇了摇头,她像是想到了什么,“云稚呢?”

“那只妖鹿?”逍遥枫问完,别开目光,不语。

梅开芍心头一紧,喉间干涩,“他的情况如何?”

“开芍,别急,总会有办法的。”逍遥枫安慰道。

梅开芍眸色一暗,双手紧紧拽住丝被。

曾几何时,一向风流倜傥的逍遥枫哄骗女人的技巧,如今全部不顶用了。满腔的花言巧语憋在胸口,堵得难受。

他想要拥她入怀,抬起的手伸到一半,又默默地收了回去。

逍遥枫站起来,背过身去,“好好休息,妖鹿的事,我去同影圣想办法。”

说完,他不敢看梅开芍一眼,径直地迈出卧房。

逍遥枫走过长廊,一股浓烈的药味灌入鼻间。他推开半掩的房门,跨了进去。

“她醒了?”影圣继续盯着床上的云鹿,头也不抬的问。

逍遥枫应了一声,站到影圣的身侧,“能救吗?”

“应当知道妖族失了元灵丹,离死不远了。”影圣转身走到偏厅,摊开手掌,掌心上方飘荡一枚金色的元灵丹,“他被挖出元灵丹之前,受过夺心之痛。”

逍遥枫拧眉,回头看了云稚一眼,“他的心……没了?”

“民间传言,食云鹿心者,解百病,可长生。”

“即是传言,必然当不得真。”

“可这一传言,确为真。”影圣说道。

逍遥枫沉默半晌,方道:“丢了心脏与元灵丹,依的医术,能否救上一救?”

影圣摇了摇头。

那就是回天乏术了,逍遥枫垂眸,正想着这件事要如何向梅开芍转述。

她拼死护下的人,对她而言,便是一个无比重要的人。

逍遥枫一抬眸,看见梅开芍站在门外,身形削薄,仿佛一身风就能将她吹倒。

“开芍,怎么来了?”逍遥枫走上前去,将她拉近屋里,关上了门,挡住了屋外的凉风。

“云稚,他是我唯一的徒弟。”梅开芍缓步走到床前,伸手抚摸云稚的鹿角,低声道,“对不起。”

是她连累了云稚……

影圣和逍遥枫互相对视了一眼,皆默默地别开视线,

不语。

梅开芍闭上眼睛,再睁开时,满眼的愧疚与痛苦皆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无情的冷意。

她转过身,看向影圣,问道:“真的没有办法了吗?”

影圣盯着她,半晌道:“倒是有一法,此法凶险,未必可行。”

“总比坐以待毙的强。”梅开芍苍白一笑,看向云稚,“我愿意试一试。”

“离洲国,万魔岛……”

逍遥枫立即猜到了影圣接下来的话,脸色骤变,焦急道:“不可!”